“秦人•秦地•秦风”摄影作品展开展

    关中是中华民族发祥地之一,周、秦、汉、唐等十多个朝代或重要政权先后在这里建都,历史与地貌使陕西的民俗民风源远流长,异彩纷呈。    在2015乙未羊年来临之际,西安图书馆特组织“秦人·秦地·秦风”摄影作品展,旨在与广大读者、观众一起,走进“秦地”,共忆“秦人”,领略“秦风”。    在“秦人”系列中,我们可以看到生活在身边的勇猛刚正、苍凉憨直的关中汉,又能看到活泼可爱的关中碎娃。在其中,已逝泥塑大师仇一凡先生的生前作品与创作身影,令我们起敬。在其中,国宝级风筝大师的风筝带着我们回到童年……    在“秦地”系列中,青砖小院、黄色土墙、村前大槐树,留下多少远去的记忆;散落在长安区村落中的巨大石像,又保留了多少古老农耕文明的密码……    在“秦风”系列中,锔碗、补缸、缯鼓、造纸、榨油这些曾是古老关中常见的劳动生产习俗,现在几乎消失难觅踪迹;背信子、踩高跷、牛斗虎、皮影戏又给关中人打下深刻的文化烙印……这就是“秦风”,淳朴、古老却有独特,虽然渐行渐远,却顽强地保持着强大的文化吸引力与感召力。   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“秦人·秦地·秦风”摄影展的全部作品,均由由西安非物质文化遗产第一人、被文化部誉为“草根专家”专家、西安市政协委员、西安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王智先生提供。王智在民间采风、田野调查的近二十年的时间里,挖掘整理了大量珍贵的民间生产、生活、文化资料。此次展览从王智先生的资料中选取了许多独家作品,具有很高的审美与文献价值,在此,对王智先生致以深深的谢意。    让我们走进“秦人·秦地·秦风”,推开关中这扇神秘的大门,跨越漫长的历史时空。    让我们走进“秦人·秦地·秦风”,共同聆听来自辉煌文明的古老回响。    让我们走进“秦人·秦地·秦风”,踏上关中这片炽热的黄土地,融入人类发展的沧桑进程。    本次展览共有100幅摄影作品,其中“秦人”系列23幅;“秦地”系列17幅;“秦风”60幅。自2015年2月13日开展,展期一个月。(公益展览,免费参观)。地点:西安图书馆展厅。

秦地·肖家坡·蓝田肖家坡村明清老戏楼。村庄里有一个传说:风水先生说,此地风水好,要出帝王将相,另一个风水先生却看出破绽,说此地只能出假的帝王将相。于是明清以来,这个村庄成为西安东南部著名的“戏窝子”,该村有规模庞大的社火行当齐全的大戏班子,而且社火道具、服饰、盔头制作等技艺成熟。鼎盛时可以抬出100桌社火,不用外村人。这个戏楼见证了关中戏剧与社火的兴衰,也是关中戏剧与社火现状的写照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

秦地·肖家坡·年轻的秦腔演员陈耀武在肖家坡拉起架子试戴盔头。

秦风·宝鸡陈仓的社火背芯子,由于现在的孩子金贵,都是由爷爷和父亲背自家孩子。表演中,演绎的却是戏剧中爱情故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

 秦风·户县什村的制斗艺人一直很自豪,制斗是十分精细的古老工艺,一直可秦始皇统一度量衡。

秦人·泥土中永生·此人姓仇,嫉恶如仇的仇,名字里的一凡如同生活里一样平凡简单。几十年前他爱上了泥塑。从此就开始了他玩泥巴的一生。哪怕是生活窘迫到连包烟都抽不起,也从来没让他扔掉过心爱的“泥人儿”。关中老汉掏耳朵、碎娃媳妇儿■闲传,在他看来,也许,这些就是他全部的梦想。 可从2013年年底开始,仇一凡总感到疲惫,连砸泥巴都开始费劲起来,之后就查出癌症。2014年12月10日,雕塑家仇一凡永远离开了,终年59岁。

秦人·硬朗的关中老汉,老人家的眼镜可是有些年头了。(王刚摄)